栏目导航

news

娱乐新闻

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北京电影协会副会长:复映初期给观众安全感最重要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7-28 03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北京电影院停映半年后重启放映,新京报记者专访北京电影协会副会长邓永宏:

  复映初期最重要的是给观众安全感

  北京电影协会副会长邓永宏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表示,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,电影院可做的尝试和努力还有很多。新京报记者

  7月22日下午3点,北京首批开启预售的影院之一??首都电影院(西单店)首场33张新片电影票 “秒售罄”。从1月24日停映,到依据统一安排7月24日复映,这里停映长达半年。

  北京电影协会副会长、首都电影院董事长邓永宏说:“电影是大众文化娱乐消费刚需,复映初期最重要的是给观众安全感,未来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,电影院可做的尝试和努力还有很多。”

  1 疫情期间每周设备维护 随时准备开业

  新京报:你上次进放映厅是什么时候?

  邓永宏:是1月24日,也就是停映第一天。疫情期间,我几乎每天都会来影院看一看设备的运行情况,放映人员每周会做三次设备维护和保养测试,保持机器和人的良好工作状态,随时准备开业。

  新京报:再次坐进放映厅,面对空荡的环境,心情跟上一次比有变化吗?

  邓永宏:心情是非常不一样的。之前是惆怅,虽然其间一直在做相应准备工作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业。上周五国家电影总局发布了低风险地区影院可以开业的通知,我们听到以后非常高兴,紧锣密鼓地做开业准备。

  最重要的就是防疫工作,包括准备消毒液、隔离服、温度计等物品,员工线上防疫工作培训,影院内防疫宣传和空调系统消毒等。还要根据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发布的防控指南,做一些相应调整,比如现在要求交叉隔座售票,票务系统需要做些调整,以及复工后的人员调整安排,相应排片的响应工作。

  可以说我们早早就做好了准备,随时可以复工复映。

  新京报:复映以后,观众观影流程会有什么变化?

  邓永宏:从观众角度说,安全安心观影是最重要的。首先影院线下售票全部取消,全部通过线上实名制购票,一方面能减少聚集,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票务系统实现信息追溯,更有利于将来的流调工作。另外,观众观影前需通过商场和影院两次独立体温检测和健康宝信息登记,通过自助闸机,全程无接触取票。

  进入放映厅后,交叉隔座,陌生观众间相距一米以上。观影期间禁止饮食,放映后每个座椅、扶手、3D眼镜等都必须进行消毒,放映厅门口公告牌上会显示放映厅最近一次消毒时间。

  2 相信影院一定会开 只是时间问题

  新京报:这半年影院是怎么过的,你在这个行业有哪些观察?

  邓永宏:其实我跟大多数电影观众的感受一样,电影行业确实比较艰难。以首都电影院为例,全北京七家店1月份的票房收入只有700多万,往年贺岁档这个数据是2000万-3000万。截至6月底,半年收入应该有1亿元,但由于停映,这一数据停在700多万。

  其间,大部分员工处于放假状态,一部分员工负责设备保养和新技术测试。还有一部分员工参与社区防疫工作,包括武汉来京人员的运输周转、核酸检测等。

  春节贺岁档前囤积了一大批货物,包括爆米花、可乐、小食品,以及电影衍生品等,疫情期间有的货品快过保质期了,临街的店就打开门摆地摊儿,还有的店通过微商销售,弥补一些损失。

  新京报:1月24日接到停映通知时,你预料过停映会持续这么久吗?

  邓永宏:没有,武汉出现疫情后我们立刻戴上口罩,每天很紧张地等待通知。

  1月23日拿到确切停映消息后,心理是有预期准备的,2003年“非典”停了不到两个月时间,我们比照当时形势,一个半月后,就开始加大复工准备,不断修改防疫预案。但疫情仍然持续,我们又打点余量,觉得最多三个月,我自己又加了一个月打算,做四个月的人员、资金、设备维护等内容的后期安排,没想到一下就到了7月底。

  这中间,看到政府以及民众针对疫情的防治措施,我们是很有信心的,影院一定会开,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3 要先把市场暖起来 让片方有信心

  新京报:防控指南提出上座率不超过30%、日排片减少至正常的一半等要求,你是否担心会影响影院收入?

  邓永宏:这些措施主要是为防止人员聚集,我认为恢复放映初期,最重要的是给观众安全感,让大家重新养成放心进入影院的习惯。

  2019年全国影院平均上座率大概在12%左右,周末晚上等黄金时段,可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以上。如果以此次线上购票要求为契机,延长提前放票时间,引导观众更加合理地提前安排观影行程,既能分摊高峰观影人数,又能缓解平时影院资源浪费情况。

  主要还是一个市场信心建立的过程,随着疫情形式得到进一步控制,相信上座率、场次安排等会再做相应调整。

  新京报:7月20日低风险地区影院恢复放映首日,全国票房350.46万元,观众15.8万人,这个数字符合你的预期吗?

  邓永宏:从正常年份的单日票房来说,差得比较多,但是疫情过后仍然有十几万观众没有忘记电影院,就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  这个数字的产生可能有几方面原因。首先允许复映第一天,做好准备的地区和影院数量有限。其次,影片的供应相对较弱,其中多半是经典影片。

  从片方角度来说,观众不达到一定数量,巨额投资的影片就不一定会先期投放,所以要先把市场暖起来,让观众有信心进入影院,那么片方也有信心投放新的影片,这是一个相互刺激的过程。

  4 疫情倒逼行业思考如何健康发展

  新京报:疫情的冲击给电影院带来了什么思考?

  邓永宏:回头来看中国影院市场,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,全国12000多家影院影片全都是一样的,而且行业门槛较低,很多投资公司进入导致竞争加剧。

  影院收入并没有那么高,票房分账大概占到近50%,影院的租金、物业费一般占票房的20%以上,还要支付人工费、车马费、水电费等,利润压缩的空间非常小。所以相当一部分影院都是靠现金流活着的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我觉得这次冲击也在倒逼行业思考,未来怎样才能健康发展?

  新京报:你觉得怎样才算健康发展?

  邓永宏:最关键的,要思考影院对于观众来说的不可或缺性是什么。我认为首先是身临其境的观影体验,这是手机、电脑、投影这些小屏幕无法取代的。

  其次,电影院是具有社交属性的场所,跟家人朋友吃饭逛街、看电影是我们传统的交流方式。从文化产品角度讲,我认为电影是文化消费起步的刚性需求。

  基于以上需求,影院可以在服务品质、观影体验、影片内容等很多方面做尝试。

  比如,疫情防控常态化要求限制观影距离,影院可以尝试座椅改沙发、增加茶几,提高舒适度还能增加距离;我们一直在推进的智慧影院也借此加快步伐,无人售票自助服务将会成为趋势;大部分影院在综合商业体内,可以尝试打通观众群和顾客群,比如儿童教育、VR、电竞也可以引入影院形成互动,这些都是新的课题。

  新京报记者 马瑾倩 姜慧梓

【编辑:王思硕】

Power by DedeCms